监管层严打背景下 代客炒股仍屡禁不止
发布日期: 2021-05-26 17:21:05 来源: 深圳商报

尽管证券从业人员代客炒股违规,但依然屡禁不绝。近期,又有中银国际、申万宏源等多家券商从业人员因代客或借账户炒股而被监管层处罚。值得一提的是,代客炒股不乏亏损的案例,如中银国际黄伟燕累计交易近千次却亏损逾20万元。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在监管层严打的背景下,代客炒股并不可取,更容易产生纠纷。

没挣钱还被罚

日前,浙江证监局发布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告显示,中银国际证券台州市府大道营业部投资顾问助理黄伟燕私下接受客户委托买卖证券而被罚。

具体来看,2019年3月7日至2019年4月24日、2019年9月4日至2020年1月6日、2020年2月22日至2020年4月8日期间,黄伟燕私下接受黄某伟委托,通过手机操作“黄某伟”普通证券账户和信用证券账户买卖证券,累计委托下单933笔,累计成交金额8030.9万元,累计亏损20.8万元。

从资金来源看,“黄某伟”证券账户资金来源为黄某伟的自有资金和黄伟燕拆借给黄某伟的资金。黄伟燕未获取收益分成及报酬。

根据违法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浙江证监局最终决定责令黄伟燕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11万元罚款。也就是说,黄伟燕代客炒股不但没赚钱还被监管层处罚。

去年3月正式实施的新证券法再次明确:证券从业人员直接或者化名、借他人名义持有、买卖股票或者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买卖证券等值以下的罚款。

代客炒股成被告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因代客炒股券商从业人员与客户间的纠纷屡见不鲜,甚至被告上法院。

今年3月31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委托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6月13日,时任长城证券客户经理的陈云生与石卓娅签订委托协议,主要约定:石卓娅交给陈云生账户资产计126.1万元,并将其在华鑫证券、长城证券的股票账户交由陈云生管理;陈云生保本保年10%收益,超过部分双方5∶5分成,投入资金达145.02万元。三年期满后,石卓娅账户仅剩资产73.86万元,亏损严重。由此而产生诉讼纠纷。

陈云生在不满一审判决基础上提起二审上诉,但是法院最终仍判决,陈云生承担80%亏损责任,应赔偿资金逾56万元。

还有券商高管因代客理财而被告。去年7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民事判决书显示,时任浙商证券专职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监事长李坚路,帮朋友炒期货时上演“老司机翻车”,把客户的3000万元亏到45万元,直到爆仓,最后因违规操作被判承担该损失70%的赔偿责任,约为1927.66万元。

证券从业人员不得炒股,不能私下代客理财,这些本是行业的铁律,却为何屡禁不绝呢?

对此,深圳一家券商经纪部人士分析称,“从业人员代客炒股一般出于两个原因:一是客户认为自己能力不行,因此找从业人员帮忙炒股,这类情况从业人员更多是帮忙性质;二是客户承诺给从业人员参与利润分配,后者受到利益驱使而且心存侥幸,以为不会被查到,还可以额外赚笔外快。”

何时可以松绑?

从业人员禁止炒股一直是中国证券行业的一道红线。

不过,近年来市场不乏对从业人员炒股松绑的声音。在境外的成熟市场,从业人员可以合规合法买卖股票,如美国、日本等。

2017年3月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泰证券董事长李玮曾建议,修改证券法相关内容,放开对从业人员买卖股票的限制,但要通过建立禁止内幕交易和防范利益冲突机制,规范从业人员的股票投资行为。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记者表示,“在国外的成熟市场,证券从业人员合规合法持有股票是正常的,而我国在这方面作出限制主要是由于市场仍不够成熟,同时也是为了防范内幕交易。随着政策的不断完善和诚信程度的提高,未来解禁从业人员炒股也不是没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