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加强证监系统离职人员投资拟上市公司监管
发布日期: 2021-04-26 14:58:26 来源: 国际金融报

4月19日晚间,证监会宣布,加强证监系统离职人员投资拟上市公司监管,全面排查在审企业,对存在证监系统离职人员入股情形的,加强核查披露,从严审核把关,同时正抓紧补齐制度短板,系统规范离职人员入股行为。

同时,证监会还表示,个别媒体有关“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投资入股拟上市企业的,证监会一律不予受理,已受理的暂停审核”的报道内容不实。对于涉及系统离职人员投资入股的IPO申请,证监会均正常受理,并严格依法推进审核复核程序。

可以看出,在审企业中的证监系统离职人员备受关注。

基于此,《国际金融报》记者对待审企业的董事会进行“扫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有16家待审企业的董事会中有证监会、证监局、沪深交易所的离职人员。

16企业待“严审”

这16家待审企业分别是万联证券、三峡银行、广州银行、信达证券、飞沃科技、新特电气、云从科技、信德新材、鼎维固、中科英泰、博盈特焊、华奥汽车、维尼健康、皓泽电子、电旗股份、国台酒业。

证监会和证监局方面,7家待审企业的董事会中有相关的离职人员。

拟登陆沪市主板的万联证券,其董事长李舫金曾任中国证监会广东证管办国际部部长,中国证监会广州证管办机构监管一处处长。不过,万联证券由广州市人民政府全资持股,即李舫金不持有公司股份。

另外,有5家公司的独立董事为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

具体来看,广州银行独立董事陈骞曾任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上市公司监管一处(二处)处长;信达证券独立董事朱利民曾任中国证监会稽查部副主任、中国证监会稽查局副局长、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工作协调部主任兼投资者教育办公室主任;飞沃科技独立董事夏劲松曾任湖南证监局稽查处副处长、湖南证监局公司处副处长;新特电气独立董事孙延生在2013年2月至2016年4月任中国证监会规划委员会研究员;云从科技独立董事周忠惠曾任中国证监会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国证监会首席会计师。

他们身份敏感

除证监会和各地证监局外,9家待审企业的董事曾任职两大交易所。

欲闯关创业板的信德新材,其董事芮鹏于2007年3月至2014年2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担任经理。芮鹏是由持有信德新材7.64%股份的尚融宝盈提名,并通过尚融宝盈等途径持有信德新材0.0032%股份。

拟沪市主板上市的鼎维固,其董事何明轩曾在2009年6月至2011年5月就职于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任上海办公室副主任。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官网显示,其为深交所全资子公司。不过关于何明轩的持股比例,鼎维固申报稿中并没有披露。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2年2月至2017年6月担任深圳证券交易所综合研究部经理的化定奇,目前同时担任了中科英泰和博盈特焊的董事,化定奇的提名人均是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不过,中科英泰和博盈特焊的申报稿同样没有披露化定奇的持股比例。

另外,独立董事中也不乏交易所离职人员的身影。

比如,华奥汽车独立董事吕超曾就职于上交所;维尼健康独立董事何为在2002年6月至2016年10月任深交所执行经理;皓泽电子独立董事何升霖曾任职上交所公司监管部、发行上市部、公司二部、债券业务部经理、高级经理;电旗股份独立董事郑建明曾就职于深交所综合研究所;国台酒业独立董事刘燊曾就职于上交所。

强化监管

综上来看,在16家待审企业中,鼎维固、中科英泰和博盈特焊在申报稿中没有披露详细的持股信息外,信德新材董事芮鹏持有公司0.0032%股份,其他的大多数离职人员虽然身在董事会,但似乎没有持有公司的股份。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上述统计仅针对董事会,并未统计未在董事会任职或找人代持的系统离职人员。

对于证监会如何排查这类情况,某知名券商高管对记者表示,一方面证监会自身或许已经开始行动,另一方面证监会可以通过施压保荐机构,来达到监管诉求。另外,证监会和交易所在审核时,发现有这种情况的股东就会特别关注。

关于如果待审企业存在这类股东,保荐机构应该如何应对,上述券商高管表示,存在这类股东并不等于一定要劝退,如果保荐机构有把握依旧可以进行。这份把握要来源于保荐机构的充分核查,比如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以及资金来源合法等,要经得起反复询问。

另外,证监会在公告中表示,证监会正在研究制定禁止系统离职人员不当入股拟上市企业的制度规定,一是明确不当入股情形,重点盯防利用原公权力谋取投资机会、入股过程存在利益输送等行为;二是人员离职前进行专门谈话提醒,要求做出不得违规入股的书面承诺,研究离职人员入股禁止期要求;三是制定专门审核指引,强化发行审核中对系统离职人员不当入股的靶向监管,发现涉嫌违法违纪的,及时移送、从严处理;四是完善内审监督复核程序,严格执行公务回避、与监管对象交往报告等制度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