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金损失近90%!华宝信托投资人巨亏 背后有哪些“猫腻”?
发布日期: 2020-07-28 11:34:44 来源: 国际金融报

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一位“华宝宝汇通达集合信托计划”的投资者处了解到,4年前他申购了100万元该款产品,而根据华宝信托7月15日发布的“特别分配公告”,该产品投资人实际分配的款项比例仅为本金的8.7%。

投资人称,客户经理在微信上回复表示,在上述分配的8.7%之外,还有1.75%左右等法院款项到位会分配。

然而,即使加上待分配的1.75%,投资人的本金损失也高达近90%。

那么,问题来了,一向以“稳健”著称的信托产品为何会让投资者损失如此之大?

被指宣传不当

7月15日,华宝信托在特别分配公告中指出,鉴于交易对手违约行为,该司于2019年1月2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起诉并申请财产保全,并执行对应的财产,截至2020年7月,该信托计划收到执行残值金额约为2834万元。

资料显示,“华宝宝汇通达集合信托计划”成立于2016年10月26日,其中优先级规模为3.255亿元,以资金形式认购,次级由乌鲁木齐汇沣通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汇沣通达”)以其持有的53666787股天津天信有限合伙份额收益权认购,持有一份次级信托单位。

信托计划资金用途为受让汇沣通达所持有的56.89%的天津天信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天津天信”)的合伙企业财产份额对应的收益权(对应实缴出资65477万元)。由沣沅弘(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沣沅弘”)及其指定第三方进行回购,沣沅弘为汇沣通达履行《资产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项下义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据投资者介绍,当时买该产品,主要是因为这是一款投资“360公司回归A股”的信托产品,“那时海外公司回归A股比较有市场,分众传媒已经回归成功,所以360公司的回归也是受欢迎的”。

他指出,在宣传中,华宝信托一直将这个产品说成是投资360公司回归A股股权的优先级,当时宣传材料中首要部分写的是360公司不能在A股上市的投资风险。

“如果是360公司没有回A股上市,相关风险都可以理解,也有心理准备。”而令投资者不解的是,360公司早已于2018年2月成功回归A股上市,为何该产品却巨亏超过90%。

投资者认为,华宝信托在当初宣传时并未向委托人充分披露实质性风险。

信披不及时?

同时,投资者指出,宣传资料中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未明确相关主体,而仅仅使用ABCD表示,在信托合同中也只是用简称代表,如“天津天信”(360股东之一),“沣沅弘”(所谓担保人),存在刻意回避或弱化实质性交易对手信息的情况。

华宝宝汇通达集合信托计划产品推介书显示,经华宝信托内部评级,该信托计划产品风险评级为高风险。此外,标的资产收益权的结算价款金额取决于标的资产的相关收入,而D公司和合伙企业的经营情况、财务状况以及标的资产自身的价值情况将直接影响标的资产收益权的结算价款,并最终影响信托财产投资收益情况。

推介材料中对D公司的标注为:系A公司自纽约交易所私有化退市并重新在中国境内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而A公司为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和手机安全产品及服务供应商,是我国互联网龙头企业之一。

华宝信托指出,该项目中其对D公司和合伙企业无任何管控力,其上述风险在信托存续过程中受托人可能无法及时发现与披露。

记者注意到,该信托计划风险控制措施包括两条:

1、由于为未上市公司股权和股票投资,该司会充分向投资者披露投资风险及流动性风险,提醒投资者盈亏自负;

2、该司将密切关注标的公司的经营变化情况,确保对标的公司信息的及时掌控,对可能发生的各种风险事件,也及时采取必要解决措施。

上述投资者对信托公司监测风险、提示风险的及时性提出了质疑。

投资者告诉记者,2017年2月,就已有“沣沅弘质押分众传媒股票被传爆仓”的消息传出。而华宝信托不仅没有向投资人作风险信息披露,而且更无追加股票质押等风险防控措施,甚至听任标的资产被合同主体向其他金融机构重复质押融资。

2018年11月,华宝信托自称贷后管理中发现担保人沣沅弘将信托合同相关资产向另一信托公司质押融资1亿元,才发现合同相关主体的重大违约。

但投资人称,华宝信托仍然没有向委托人作风险信息披露,口头上一直宣传可以用分众传媒或360股票处置来塘塞客户和拖延时间。直到2019年4月29日风险问题兜不住了,违约损失扩大,才向委托人进行第一次临时信息披露公告。

“之后就是到今年7月15日特别分配宣告违约损失。”投资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实际投向存疑

“是股权投资还是给私募融资?”除了对信托公司宣传、信披提出质疑外,投资者也对该信托计划的实际投向打上了一个深深的问号。

经投资者多方咨询专业人士,该产品或可能是次级投资人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用他们所投360公司股权的有限合伙份额来信用融资,融资的钱又去投资股权、股票。而且在信托合同中还设计了没有实质意义的投资顾问角色 (其实就是次级投资人),这或对投资人造成误导。

“信托公司如果说当初这个产品就是给私募融资,不说360公司股权的关系,不说分级优先,没有人买的。”该信托计划投资者表示,华宝信托利用了360公司股权投资相关设计,实际做成了为私募投资公司进行信用融资的信托计划。

而如果是这样,这种设计则明显有误导,也违反了融资信托资金用途的监管规定。

对于华宝宝汇通达集合信托计划是否存在未充分披露风险、偷换概念设计产品的问题以及目前事件的进一步进展,《国际金融报》记者于7月20日向华宝信托方面发送了采访邮件,但迟迟未有回复。

7月27日,华宝信托相关部门负责人仅告诉记者,采访提纲已汇报领导,还未有明确回复日期,其余信息无法相告。

警惕股权投资风险

记者注意到,华宝信托此前就曾因部分违规非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业务被监管点名。

2019年,华宝信托曾收到过上海银保监局开出的罚单。罚单显示,2018年3月,华宝信托违规发放某信托贷款被用于证券交易;2017年8月,该公司开展某融资类银信理财合作业务时,对个人理财资金投资于非上市公司股权未尽合规审查义务;2016年11月、2018年2月,该公司部分投资类银信理财资金投资于非上市公司股权。

彼时,华宝信托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上海银保监局的处罚内容属于公司个案业务,公司会积极进行改正,树立全面合规的意识,积极稳妥推进各类业务,并持续提高合规风险管理的水平和层次。

某不愿具名的资深行业观察人士林峰(化名)告诉记者,信托常见的房地产、政信项目出现违约主要是受到经济周期和政策叠加影响,外部环境变化很快。但上述项目是股权投资,情况很不一样,需要看协议情况,很复杂,就算有争议,很少有见到完全赔付的。

林峰补充道,在这个过程中,信托公司是不是主动管理也要看合同约定。

对于投资者叙述中可能存在的信托公司实际为私募融资的情况,林峰告诉记者,在制度尚不完善的情况下,不排除有勾结的可能,法律文本里面的猫腻也不少,如果合同很模糊的话,这里面是有很大操作空间的。

“投资者投这类产品的原因主要是潜在回报高,但股权投资也是风险最高的一类投资。”林峰坦言,很多股权投资的问题在于亏的不明不白,中间过程阴暗。